乌克兰局势对WTO农业谈判产生重大影响

第一财经记者从权威渠道获知,当地时间22日,WTO农业委员会主席哥斯达黎加大使佩拉尔塔(Gloria Abraham Peralta)在该委员会非正式会议上表示,虽然在第十二届部长级会议(MC12)的召开日期方面有了好消息,但目前的乌克兰局势对WTO的工作和农业谈判环境造成了重大影响。她敦促各方反思这种情况,并就未来谈判的形式和内容提供指导。

可以看到的是,随着局势发展,许多发展中国家的谈判代表因潜在的连带损害而调整谈判计划,也有许多成员方赞同欧盟的观点,即粮食安全挑战是关键问题,WTO不能无动于衷。

具体而言,食品进口发展中国家呼吁在MC12上永久解决公共安全储备 (PSH) 问题,他们正因担心粮食危机而争先恐后地囤积粮食。

会议上,乌克兰在发言中表示,目前俄罗斯的行为引发了一波食品价格飙升和供应链中断。这对于许多依赖乌克兰和俄罗斯保障粮食安全的低收入发展中国家的可怕后果是显而易见的:近50个国家30%以上的小麦进口需求依赖乌克兰和俄罗斯,其中26个国家依赖这两个国家满足其进口需求的50%以上;此外,乌克兰还是世界上最大的葵花籽油出口国,占全球葵花籽油产量的46%。

俄罗斯则表示,某些成员针对俄罗斯及其邻国的“侵略性、出于政治动机的贸易相关”行动破坏了多边贸易体系。俄罗斯表示,这些措施是“非法的”和“单方面的”,这些行为包括锁定金融支付、制裁私人和法人实体、限制物流链以及拒绝处理俄罗斯货物等。

此次会议上,发展中阵营(中国、印度南非等)再次表示,要将优先事项放在永久解决公共安全储备 (PSH)问题上,并拿出在特殊保障机制(SSM)方面应对进口激增和价格下跌问题的临时解决方式以及逐步取消某些成员对超出最低限度的综合支持量补贴 (AMS)。他们要求主席修改谈判文本,以采纳发展中国家集团(G33) 和非洲集团关于公共安全储备和综合支持量补贴的提案。

需要解释的是,在WTO框架内,一直存在关于“基于粮食安全目标的公共储备”的议题,2015年,在WTO第十届部长级会议上,各方曾希望能够通过谈判来达成永久性的解决方案。

埃及是WTO中最大的粮食净进口发展中国家。在会议上,埃及表示,现在迫切需要永久解决公共安全储备问题,因为埃及正在应对前所未有的情况,目前基本食品价格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内上涨了20%。未来埃及可能会进行大规模粮食储备,以确保小麦和谷物的供应。

埃及担心,如果没有一种机制使其免受法律挑战,它将不得不在WTO的贸易法庭上为自己超出限制的行为进行辩护。

不过英国、欧盟等成员则重申粮食安全是一个多方面的问题,坚持认为管理价格的公共安全储备方式扭曲了贸易,且并不等同于解决粮食安全问题。

此前,商务部副部长兼国际贸易谈判副代表王受文在2021年10月的一次发布会上曾表示,关于粮食的公共安全储备,这也是传统议题,也应该尽快通过谈判达成一个协议。

同时,他表示,WTO改革既要解决传统的议题、历史的欠账,也要就一些新议题制定规则,实现规则的现代化。比如说非常重要的传统议题就是在农业领域。

“我们认为在农业领域存在着非常不公平的规则,存在对农业国际贸易严重扭曲的补贴,也就是部分发达成员享受的巨额的综合支持量补贴。”他解释道,“比如某一个国家的综合支持量补贴非常大,比如说对食糖的补贴,可能超过食糖价格的65%。这个补贴如果用在棉花上,补贴水平可以达到产值的280%,他有权提供这么巨量的补贴是不合理的。”

王受文说,与此同时,发展中成员允许的补贴量是10%,就是补贴只能补贴产值的10%。这类补贴,有一个专业术语叫作“微量允许”——最多只能占到产值的10%。10%对贸易的扭曲作用是非常小的,对贸易的影响是非常有限的。中国的立场是主张对这些巨额的、对贸易扭曲极为严重的综合支持总量应该尽快取消。而对小农经济所需要的,对维护农业安全、粮食安全所必需的微量允许的补贴应该保留。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